「沙漠之狐」隆美爾一生足智多謀,是誰給了他最後的致命一擊


埃爾溫·隆美爾,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著名的德軍將領。在北非的漫漫黃沙之中,這位將領運用高超的謀略,指揮德意兩軍與盟軍進行拉鋸戰,為自己贏得了「沙漠之狐」的稱號。不過...

- 2017年7月17日00時46分
- 點兵堂

埃爾溫·隆美爾,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著名的德軍將領。在北非的漫漫黃沙之中,這位將領運用高超的謀略,指揮德意兩軍與盟軍進行拉鋸戰,為自己贏得了「沙漠之狐」的稱號。不過,盟軍發起諾曼第登陸戰後,隆美爾在乘車視察前線的過程中,被盟軍戰鬥機擊傷,這最終為他的自殺命運埋下了伏筆。70多年以來,是誰擊傷隆美爾的這個話題,一直是軍事愛好者們討論的焦點。今天,我們就用最新的第一手資料,探究到底是誰取得這個耀眼的戰果。

▲埃爾溫·隆美爾,著名的「沙漠之狐」,他在諾曼第的受傷經歷曾經引發眾多軍迷的熱烈討論

1944年7月17日下午16點的諾曼第前線,隆美爾元帥剛剛完成前線視察工作,搭乘著自己那輛標誌性的黑色敞篷車,沿著公路趕往位於拉羅什吉永的B集團軍群指揮部。不久之前,曾經有部下建議隆美爾放棄乘坐顯眼的敞篷車,改乘迷彩塗裝的軍車,並且繞道小路前往集團軍群指揮部。但是,這卻遭到了元帥本人的拒絕。隆美爾沒有想到,他很快就會為自己魯莽的行為,付出血的代價。

▲在義大利乘坐黑色敞篷轎車出行的隆美爾,很難想像這位久經沙場的老將居然會犯這麼嚴重的低級錯誤

▲正在進行視察的隆美爾,中間那位眼鏡小哥便是他的助手豪普特曼·赫爾穆特·朗

與隆美爾一同乘車的助手豪普特曼·赫爾穆特·朗,記錄下了隆美爾遇襲的全過程:

大約在下午18點,元帥的敞篷車停在了利瓦羅附近,公路上擠滿了被盟軍戰鬥轟炸機損壞的車輛。我們得知,在過去的兩個小時裡,8架盟軍戰鬥轟炸機一直在干擾著利瓦羅周邊的交通。當我們認為敞篷車沒有被戰鬥轟炸機發現之後,汽車繼續沿著公路從利瓦羅駛往維穆捷。

車上負責進行對空觀察的軍士突然警告我們,有兩架戰鬥轟炸機正在逼近。我們立刻要求司機丹尼爾提高車速,並且在300碼外的一個路口轉入小路,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大約在500碼的距離上,第一架敵機朝我們開火了。當隆美爾回頭張望的時候,車子左側被炮彈擊中,彈片切碎了丹尼爾的左肩和左臂。隆美爾的臉部被碎玻璃擊傷,他的左太陽穴和顴骨位置受到重擊,導致顱骨骨折,元帥當場就暈了過去。

由於丹尼爾的左手受傷,導致汽車失控,敞篷車一頭撞上了路左側的一處樹樁,然後翻進了路旁的水溝。嚴重受傷的隆美爾元帥則飛出車外,然後重重地摔在地上,失去知覺。

▲1944年夏季的諾曼第前線和隆美爾座駕遇襲位置(綠色箭頭所指處),位於法萊斯東北的利瓦羅——維穆捷公路

▲隆美爾座駕起火燃燒的照片,來自一本1944年的德國雜誌

當盟軍的戰鬥轟炸機離開之後,朗抬著渾身是血的隆美爾元帥趕到了最近的戰地醫院。由於身負重傷,隆美爾的B集團軍群指揮官一職被京特·馮·克魯格元帥取代,這位陸軍名將再也無緣指揮西線地區的大規模地面作戰。經過一番努力,德國醫生把隆美爾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但是他依然難逃一劫:由於隆美爾捲入了著名的「720事件」,他被迫以服毒自殺的方式終結了自己的生命。

▲遭遇飛機襲擊後,隆美爾座駕翻倒的位置(紅三角標記處)注意遠處小房子旁邊的小路,在上一張照片可以明顯地看見這條小路

▲隆美爾座駕遭襲第二天,盟軍偵察機拍下的利瓦羅——維穆捷公路照片,黃框處為隆美爾座駕遇襲位置

▲放大照片後,我們可以隱約看見隆美爾座駕的蹤跡

「沙漠之狐」被戰機擊中重傷!這個爆炸性的消息傳至盟軍一方之後,整個航空兵部隊炸了鍋。要知道,一舉敲掉德國陸軍如此有名的一位將領,這個戰果的含金量堪稱空前!執行對敵攻擊任務的飛行員們紛紛站出來,宣稱是自己擊中了隆美爾的座駕。其中,來自美國第8航空隊第352戰鬥機中隊的P-47飛行員——哈羅德·米勒中尉最為亮眼。他拿出了當天執行任務的照相槍膠捲,展示了擊中一輛黑色車輛的畫面,以此證明自己打中了隆美爾的座駕。由於有這份硬梆梆的「乾貨」作為證據,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米勒中尉一直被人們認為是「殺死隆美爾的飛行員」。

▲在戰時報章的頭條中,米勒中尉襲擊隆美爾座車的新聞赫然在列

▲儘管米勒中尉提供了詳盡的照相槍視頻,但是他並不是襲擊隆美爾座車的人

不過,戰爭結束後調查得到深入展開,米勒中尉給出的證據開始站不住陣腳了。首先,米勒中尉上報的襲擊位置,與隆美爾實際遇襲的位置偏差很大。其次,一些親眼目睹這場襲擊的德軍方面目擊者,均異口同聲地表示,襲擊隆美爾座駕的是英軍的噴火式戰鬥機,而不是美軍圓滾滾的P-47。所以,米勒中尉很有可能只是襲擊了一輛剛好路過的敞篷車,而並不是襲擊了隆美爾的座車。

由於目擊者的證詞排除了其他飛機襲擊隆美爾座車的可能性,調查的重點於是轉向了當日在戰區上空活動的英軍噴火式戰鬥機中隊。在隆美爾遇襲當天,利瓦羅——維穆捷公路上空共有兩支噴火戰鬥機中隊活動:英國皇家空軍的第602戰鬥機中隊,以及加拿大皇家空軍的第412戰鬥機中隊。而在這兩支中隊中,只有一名飛行員在當天宣稱自己擊中了隆美爾的座駕:來自第602中隊的南非王牌飛行員約翰內斯·雅各布·勒·魯克斯少校。

▲來自南非的第602中隊王牌飛行員約翰內斯·雅各布·勒·魯克斯少校,其個人總戰績為23.5架敵機

在7月17日當天,魯克斯少校曾經在下午執行了兩場前往法國的戰鬥巡邏任務,他在任務中飛過了隆美爾行經的利瓦羅——維穆捷公路,並且宣稱在該位置上擊毀了一輛「高級轎車」和一輛摩托車。當獲知襲擊隆美爾的飛機是噴火式戰鬥機之後,很多人將目光轉到了魯克斯少校的身上,經過比對記錄之後,他們認為魯克斯少校才是擊中隆美爾座駕的人。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北非戰役期間,魯克斯少校正站在一輛摩托車前留影

1944年8月29日,魯克斯少校在一次轉場任務中失蹤,而他的個人戰鬥記錄也在這次不幸的意外中一同消失得無影無蹤,不過,歷史學家依然可以查詢第602中隊在7月17日的出擊記錄,發現魯克斯少校在當天一共執行了2次飛行任務。在第一次任務中,魯克斯少校在下午的15點40分駕機升空,16點50分返場著陸;而第二次任務,則是在深夜的22點10分起飛,22點30分返場著陸。與之對比,隆美爾則是在下午16點左右駕車從前線出發,直至下午18點才來到遇襲地點——利瓦羅附近。在這個時候,魯克斯少校的座機早已停在機場上加油補彈,根本不可能襲擊隆美爾元帥的敞篷車!唯一有可能襲擊隆美爾座駕的,便是在18到19點之間,出現在公路上空的噴火戰鬥機。

▲駕機襲擊隆美爾敞篷車的加拿大飛行員,查理·福克斯上尉

多番尋找之後,歷史學家終於從加拿大皇家空軍第412戰鬥機中隊的作戰記錄上,找到了那名射擊隆美爾座車的飛行員:查理·福克斯上尉。根據作戰記錄,在隆美爾元帥遇襲當天,福克斯上尉曾駕駛著噴火式戰鬥機,在正確的時間——也就是下午18點到19點之間——出現在公路的上空,襲擊了一輛「高級轎車」!

▲查理·福克斯上尉與他的愛機噴火VZ-F合影留念

戰後多年,福克斯上尉在採訪中回憶說:

時至今日,我依然清楚地記得1944年7月17日執行的那場作戰任務。在下午時分,412中隊的噴火戰鬥機起飛執行一次武裝偵察任務。當時我們中隊隸屬第二戰術航空軍的126聯隊。在升空之後,12架飛機分成了三個四機小隊,由我帶領其中一個小隊執行任務。

我發現了一輛黑色的大轎車正在一條兩邊都有樹的公路上高速飛馳著,

這輛汽車大概在編隊的11點鐘方向,從前方駛來。我要求大家保持高度飛行,並且任由這輛汽車駛過我們的9點鐘方向。然後,我操縱著飛機左轉進入俯衝,從車子的正後方發動攻擊。一架僚機跟隨我進行攻擊,而另外兩架僚機則留在高空提供掩護,避免被敵機偷襲。

▲描寫福克斯上尉駕機掃射隆美爾座車的油畫

由於樹叢的阻擋,我不得不精確計算好射擊的時機。在300碼距離上,我扣動了機炮的扳機。儘管這輛轎車在樹叢的間隙中快速移動,但是機炮炮彈還是打中了它,我親眼看著轎車開始失控,並且撞進了路邊的水溝里。在我看來,這只是一輛擁有亮黑色塗裝的高檔敞篷車,車身上沒有任何的偽裝,我並不知道車上坐的是誰。

▲福克斯上尉的個人飛行記錄,在7月17日下午的戰鬥中,他記下了一架「高級轎車」,然後又在後面補充道「隆美爾?是的!」

得到隆美爾元帥被盟軍飛機擊傷的消息後,福克斯上尉在自己7月17日的個人戰鬥記錄中,寫下了一個標註:「問號?隆美爾?」儘管福克斯曾經試圖確認自己的戰績,但是好大喜功的美國人打消了他的念頭。「後來,一個美國佬跳了出來,聲稱他駕駛P-47戰鬥機擊中了隆美爾的敞篷車。」福克斯氣餒地說,「好吧,對於當時的我而言,這個傳奇故事已經結束了!」

▲在比對記錄,確認是福克斯擊毀了隆美爾的座車之後,加拿大皇家空軍為福克斯舉行一場慶祝活動

▲在慶祝活動中,加拿大空軍甚至特地找來了一架專機,在機身上塗上福克斯上尉當年的座機編號:VZ-F

不過,多年以後,整個事件終於水落石出,皇家空軍在2004年以官方身份正式承認查理·福克斯上尉為「擊傷隆美爾的飛行員」。同年4月30日,加拿大皇家空軍決定追贈福克斯「榮譽上校」軍銜,並且由第412戰鬥機中隊牽頭組織了一場盛大的慶祝活動。令人惋惜的是,查理·福克斯——這位曾經襲擊「沙漠之狐」的飛行員,在2008年駕車出席一場老兵活動的時候遭遇車禍身亡,享年88歲。

▲在查理·福克斯因車禍去世之後,加拿大皇家空軍戰鬥機部隊為他舉行了一場盛大的葬禮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